漩涡泵厂家
免费服务热线

Free service

hotline

010-00000000
漩涡泵厂家
热门搜索:
技术资讯
当前位置:首页 > 技术资讯

九里关高速路诡异事件-(XINWEN)

发布时间:2021-10-10 08:45:37 阅读: 来源:漩涡泵厂家

下面给大家讲的这个故事,是我一个朋友亲身经历过的,虽然听起来确实有些离奇,但深信他为人的我知道,他是不会骗我的。

我的朋友姓杨,河南信阳人,年长我两岁,在这里暂且称他为杨君吧。我们俩曾经是一个部队的战友,都在鄂北某装甲旅服役。虽然在一起相处只有短短两年时间,但他给予了很多无私的关心和帮助,也是我在短暂的军旅生涯中最最不能忘记的一个人。即便是后来一起退伍了,我们还经常联系。

退伍后,杨君在信阳一家果蔬公司做采购兼司机工作,频繁往来于河南湖北两省,收入还算不错。然而,自从在高速路上发生了那件事之后,他就辞去了这份工作。至今想起那一晚的遭遇,他还感到不寒而栗,以下,我将用他的口吻,来叙述一下这件离奇的事情:

我在公司工作已经有半年时间了,由于我勤快能干,又会看眼色,很快被提升为采购主管。不过,主管归主管,工作内容还是一成不变。因为公司会开大车的司机不多,所以在人手不够的时候,我依然要出任务。

那是2014年7月的一天,信阳下起了大雨,可是公司恰好有一批蔬菜要送到湖北应城,由于雨实在太大,为了安全起见,我只能把车暂时停在服务区,等着雨停。在等待的这段时间里,我就躺在驾驶室里睡觉。

由于连续工作了好几天,我已经非常疲劳了,这一睡竟然忘了时间。等到我迷迷糊糊醒来的时候,才发现天已经完全黑了,好在,此时的雨也已经小了很多,高速路上也几乎没什么车辆,于是我简单地检查了一下货车,就匆匆上路了。

此时是晚上10点多,由于刚下过雨,道路还比较湿滑。然而我依旧把车开得很快。因为不在天亮之前到达目的地,是会被客户投诉的,回去也绝对少不了老板一顿痛斥。想到这里,我不敢有一丝懈怠。

在高速路上行使了不到20分钟,远远地,我就看见了前方的一个拱桥形隧道,那是九里关,鄂豫交界,只要通过这里,就到达了湖北地界,我对这里印象非常深。因为那拱桥的最上方是几个雕琢逼真的石雕大象,远远地看着栩栩如生,非常可爱。

不过,此刻我也没什么心思去欣赏它了。我满脑子想的,只有任务。我很快地通过了九里关,可是,刚刚开出道口,我发现前方竟然起雾了,很大的雾,白茫茫的一片,根本看不清前面的路况。

“怎么回事,刚才好好的,怎么说起雾就起雾了?”我不高兴地骂道。因为这雾一起,车肯定不能开得太快,只能开雾灯慢慢走了。

我只好降下车速,把车缓缓地开进了那片浓雾中。虽说是有雾灯,然而前方的可见度依然不高,我不敢有丝毫马虎,用手稳稳地把着方向盘,两只眼睛时而观察前方,时而扫视着后视镜。就这样慢慢地开着。

正当我将要通过前方一个转弯处的时候,突然,我的车子竟然自动提起了速,我大惊失色,连忙低头看档。可这一看不要紧,我竟然看到了我一生都难以忘记的恐怖一幕,借着窗外反射灯光,我看见一只血淋淋的手正放在我档位上,而我的档位,不知什么时候,竟然从二档换成了五档!

我大惊失色,此时眼看就要撞上护栏了,换挡已经来不及,我只好快速踩刹车,同时猛往左打方向盘。就在这时,那只血手突然离开了档位,一把抓住了我的方向盘,看样子,它并不想让我转弯,它想害死我!

就在这千钧一发的时候,我也不知道哪里来的勇气,我咬紧牙齿,左手使劲顶着方向盘,用右手使劲地掰着那只血手,只听“咔擦”一声响,我听到了骨头断裂的声音,紧接着就是一声似人非人,似鬼非鬼的惨嚎,那只手抽搐了几下,就松开了我的方向盘,不知缩回了哪里。

与此同时,我狠狠地踩下了刹车,迫使货车停了下来,我抬起头,惊魂未定地看了看窗外,雾,不知何时,已经渐渐消退了,而在那前方的薄雾中,我分明看见一个模糊的黑影正在向前狂奔,它捂着胳膊,看样子仿佛受了伤。没过多久,他就彻彻底底地消失了。

“这,这是什么东西,难道,刚才的那只血手?”我突然感到有些毛骨悚然,难不成,我是遇到了不干净的东西。我不敢再想下去。而是强忍着内心的恐惧,发动了车辆,继续往前走,高速路是不能随便停车的,除了继续前进,我别无选择。

一路上,我的大脑一片空白,我害怕极了,但我不敢再回想起刚刚发生的可怕一幕。因为这实在是太离奇,太真实,把我这个无神论者的三观彻底颠覆了。幸好我在部队时是军事训练标兵,体能好,力量强,所以才能在这紧急情况下掰断那只手,要是换了一般人,恐怕就………

由于心不在焉,没把握好时间,等我到达应城之后,已经快接近第二天晌午了。由于超时太久,客户很是不满,而老板因此也把我降了职务,狠狠地痛批了一顿,更倒霉的是,因为在高速路上违规停车,被监控拍到,我被暂扣了驾驶证,还被交管部门狠狠地罚了一笔钱。不过,相比起幸存下来的生命,这一切都不重要了。

没过多久,我主动向公司递交了辞职报告,去了郑州一家企业做采购内勤工作。虽然工资不如以前,但我稍稍觉得安心了一些,我不用再出车了,也不用顶着那么大的压力了。但是,每当想起浓雾中出现在我身边的那只来历不明的血手,我至今仍心有余悸。它是什么,为什么会找到我,一起都不得而知,而我也不想知道这一切。有时候,这些事情还是少知为妙。知道得多了,也许就会更加恐惧和惊悚吧……

东莞麻涌电子芯片今日行情欢迎了解

东风5方奶罐车价格小型牛奶罐车

中山市中山市代写标书价格标书公司

博罗电源线回收站

经验黄石CPVC电力管铺设准备什么工具

300g润泵剂混凝土润管剂成分

YLBL65型斜拉式隧道用防水板混凝土预制构件布料机厂家

岳阳安利净水器专业服务岳阳益之源净水器资深销售

焦化脱硫塔大型分布器青海316L槽盘分布器